阿婆裤-江山新闻网

- 编辑:admin -

阿婆裤-江山新闻网

  整理衣柜,忽然看到一条绒裤,柔软的面料在冬日里摸起来特别温暖,裤脚是独特的踏脚式,在很多年前被称为“健美裤”。呵,这是我唯一的“阿婆裤”啊。

  小时候没个女孩样,漫山遍野地跑。去外婆家有一段小,一边是田野,一边是山林。田畴广袤,触目都是高高低低浓淡浅深的绿,绿得你不敢凝神谛视。这绿看久了,只怕眼睛也被点染成翡翠玉石。我噗噗噗蹦在田塍上,荡起一股烟尘,软软的、绵绵的;双手环抱着摘来的一蓬蓬野花儿,野孩子似的,脚下磕磕绊绊,一下被蔓草萦住脚踝,一下又被土埂绊个趔趄,裤子上一片泥。母亲总是对我裤子膝盖处的两个破洞很无奈。

  外婆家离我家很近,蓝天旷野间,一条溪涧边,简陋的泥巴墙小院儿,木栅栏的门扉,推开来吱扭作响,率先迎接我的定是那犬吠鸡鸣,或者是伸长脖子的大白鹅,略低了头,扭着蠢笨的身子,气势汹汹“嘎嗄嘎”而来,用钳子般的利喙狠狠地追着我膝盖上的那两个洞。我一狂叫:“阿婆、阿婆……”

  但阿婆基本不在家,阿婆太忙了!田里地里地忙,往往天不亮出门,天黑才回来。所以到阿婆家基本上是没饭吃的。

  邻居说:“你家外孙女真好看呢,皮肤粉嫩粉嫩的。”阿婆看看我,又看看边上的哥哥:“我外孙这么好看就好了,女孩子反正再难看也嫁得出去。”

  阿婆要晒谷子,让我把竹簟搬到晒场上。十来岁的我跌跌撞撞地搬好,满脸期待地看着阿婆。阿婆很是郁闷:“这么高的人,怎么连个竹簟也搬不动?女孩子到底是不中用。”

  她粗糙的大手从袋子里拿出一条崭新的健美裤递给我。我惊呆了,这是我最想要的裤子。那时候,最流行这种裤脚下有个环、可踩在脚下的裤子,穿上后,可以很好衬托出修长的双腿。班里女生最骄傲的不是考了100分,而是拥有一条时髦的健美裤。

  阿婆看我拿着裤子左翻右看,就说:“去穿穿看,听说今年是凶年,阿婆都要给外孙女买条裤子,孩子才能没病没灾。”母亲说:“你听他们,都是的。”多年以后,我抚摸着这条旧裤子,仿佛依然听到阿婆笑着说:“你管他们骗不,人家外孙女有的,我外孙女也有。”

  关于凶年的话题在农村里好像年年都有,什么阿婆买雨伞、女儿买镯子之类。我从来没想过,阿婆把当真了。更没想到阿婆居然一买就买了最流行的款式。

  一只蝶落在阿婆靛蓝色的大襟布衣上。阿婆从未见过这种带环的裤子,看着我穿起裤子,踮着脚学跳电视上的天鹅舞,忍不住地说:“这裤子怎么这么别扭呢,店里的人还说现在小姑娘最时兴这个,真是看不懂呢。”母亲一脸赞同:“是搞不懂呢,裤脚都没了。”转头对我说:“阿婆的裤子,要爱护些穿,不要跟其他裤子一样,没两天膝盖上又是两个洞。”

  再次走在去往阿婆家的上,殷勤的风,在水面绣出丝丝縠纹,也吹动我阔腿裤的裤角——大街小巷再也难寻健美裤的踪影。风的无数个儿女子孙在不远处的灌木丛,与枝枝叶叶牵牵绊绊喁喁私语。那涧溪水貌似凝然不动,也不闻淙淙的水声。可我知道它在动,在走,在跑,也在跳。泥巴墙的小院已经被高大的水泥院墙代替。曾经木栅栏边上的小松树已长成参天大树,高高的树梢儿,鸟雀在啁啾跳跃。不时有几丝半黄不黄的松针,悠然而下,滴溜溜跌在水面,几经沉浮,漂流而去,终不可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