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故事 她的眼珠子红红胀胀的水肿的脸看起来

  那是一个简陋的小破庙,屋顶堆着几片破瓦,庙里正中间放着一座佛像,可能是常年不维修的缘故,墙角还渗着雨水。到处湿漉漉的,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我只记得,奶奶拿了一张红字条,便带我离开。。条子还写着”不宜近水”的字样。。我回过头,看到那位师傅正呲呲地对我笑,露出一排黄褐色的牙齿,有种的感觉。。

  直到十七岁那年暑假,朋友为了庆祝生日,约好一起去河里游泳。这次我不再听奶奶的话,还瞒着她偷偷出去游泳。

  到了河边,对于我这种多年没有接触过水的里总是有着那迈不过去的坎。但是他们个个游技都比我好,所以我只好尴尬的坐在河边戏水。

  我小心翼翼的河中央,水流很急,在急湍面前,我像一只无助的小鹿瘦弱不堪,蹑手蹑脚的我一下子便被冲倒了。我挣扎着,感觉河水快要把我了。情急之下,我猛地一睁眼,看到了一个女人,,长长的头发,飘飘然的感觉,她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,像水一样的温柔。。正当我看得入迷时,她还在对我笑,她应该是一个很温柔的姑娘,像水一样的温柔。我也沉醉在她的容颜里。。。她伸出手,似乎想要牵住我。。我感觉我越来越能看清楚那位姑娘的脸了,只感觉她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。

  啊!她的脸像被腐蚀了一样,眼珠子布满血色,快要吐出来的感觉。那个不是她的头发!!那是成千上万条尸虫。。。之后就是一片模糊。。

  ”小曼,你的眼睛好红啊!””会麽?”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眼睛有种酸酸的胀痛。”可能我太长时间没接触水了吧。”我敷衍着,其实自己也明白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,狼狈的样子想让我尽早回家。。

  像是流水的声音。我顺着声音走到厕所,”咿…”推开侧门,妹妹正躺在桶里。她趴在桶旁,头发凌乱不堪,像是洗完头在享受浸浴的样子。”子梅!原来你在家啊。我还以为家里没有人呢。”我随手往妹妹身上倒了一瓢水。我第一次发现,妹妹的皮肤这么光滑,水在她身上流过也不流痕。见妹妹不搭理我,我便伸手摇了她几下。。”子梅?”……

  啊!我差点没叫出了声,,她的脸是那个女人的!她的眼珠子红红胀胀的,水肿的脸看起来像是被腐蚀了一样。。

  我甩开门,转身就跑。像是上了几十条蛀虫一样麻麻的,我想吐,,连心都想呕出来。昔日活泼乱跳的妹妹,如今怎么变成这副模样。。

  之后,奶奶因为妹妹的事伤心过度去世了。母亲把奶奶和妹妹一同合葬,毕竟奶奶生前最疼爱的是妹妹。

  事后,母亲便带我离开了家,去了城市。。大概是为了忘记伤痛吧,渐渐的,我也忘记了妹妹最初的模样…

  五年后,到了我该结婚的年龄。母亲让我和我的丈夫住在城市的房子里,她想回村陪奶奶。母亲是个的人,她做的决定谁都没法改变。于是我只好答应她。

  回村的前一天晚上,我帮母亲行李。在她柜子底下放着一个小本子——里面夹在我和子梅的一张照片,这才让我记起妹妹最初的模样。随之飘落下来的是七年前的那张红字条,纸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字样:不宜近水,水姑娘。